我时常觉得自己活在不停变更的片段中
当它奏响,我便复苏
短暂却美妙的片段人生

可能我朋友自己都没有想到,她初一写的mini drama,竟然是我对浪漫主义认知的启蒙。

有个小女孩,她天真无邪,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幻想。妈妈是个严厉的人,将她关在高高的楼里。她每天晚上躲进被子,读童话故事。
她最喜欢的是彼得潘。她向往他的自由,希望自己也能和他一样在天空飞翔,飞到永无乡。
一天,一个盗贼从窗户爬进她的卧室。他恳求女孩让他躲一阵子,逃避坏人的追捕。
女孩问他叫什么名字。
他说自己叫彼得,还没说完全名,女孩就高兴地拍手:你就是彼得潘吧!你刚刚也是飞进来的,你能带我飞吗?带我去永无乡吧!
盗贼很喜欢这个女孩,他说自己现在无法带她走,而每天夜晚,他都会溜进她的卧室,给她讲外面的世界和各种故事。他承...

到底什么才是爱情

当我写爱情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了解爱情

而我现在陷入了一段爱情,我却发现了自己的异想天开和天真

在恋情中得到公平是很困难的

我为了不发生冲突,强迫自己变成了一个容器

可是这个容器在承受自以为是的爱意时,突然破裂了

我受不了了

控诉

亲爱的,又自私的你

你的一句话让我清醒过来

我一直觉得奇怪。你总说喜欢我,最喜欢我,爱,未来,家庭,和孩子

而从来都没有去主动问过我的爱好,我的灵魂,仅仅是在我的生活上简单形式地问候

我一直在安慰自己,这只是一种错觉,只要你还说着喜欢我,我就仍然是被需要的

直到昨晚你证实了我的猜测

你爱我,你需要我,你想念我,仅仅只是因为我是个优秀的听众,一个不会和你发生争执,又温顺耐心的姑娘

你说我懂你,而我可以这么去懂其他人

你需要的可以是我,也可以是任何这样的人

既然是这样,又何必这么爱我呢?

我温顺,我体贴,我大方,我不计较,只是因为不喜欢被人厌恶,不想当那个伤人的刺,而你却把它视...

听到这首歌时 我觉得自己像磕了药

这个大脑不受控制 要跳出脑壳来般自由畅快

无形无体 摇头晃脑 狂笑不已 毫无逻辑和规律 想到哪里就变成一个点 点变成不连贯的线 断断续续组成了扭曲的画面 神魔狂欢 毁天灭地

mind drug大概如此吧

爱如瘟疫。

当全世界都陷入一股恋爱的狂潮时,世界上保持清醒的最后二人,站在了高耸的楼顶上。

少女坐在天台沿边,危危欲坠,双腿乱晃着,毫无节奏地敲打着外沿的墙壁。少年则沉默地站在凸起的矮沿前,远望面前的灯火通明。

「你看,全部的人。」少女指着明如白昼的城市。每个街道,房屋,酒吧,旅店,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全都亮着灯,并陷入狂欢。

他们全都沉迷在「爱」里,爱的无可救药,死去活来。没有人不是被爱着的,没有人不爱着人。

除了他们两个。

「你说他们,现在会做些什么呢?会不会一直在做爱?」少女眼神清澈,笑容天真,她望向少年。

少年被昏黄的灯光刻画出深深的笔直轮廓。他冷看着这发疯的城市,那下垂的...

心里苦闷无法诉说

家已经无法再作为最后的港湾

对此我深感抱歉和遗憾


他披着残破的斗篷,拿着在湖边采的芦苇制成的笛子,一步一步向着远处走。

他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也没有想要达成的愿望。

他见过许多人,给异乡讲千奇百怪的故事,给孩童奏上几曲欢乐的歌。

夜里,他独自坐在几根树枝生起的篝火边,吹着悲伤的曲。

那曲破碎低沉,远远听去像是谁的呜咽,泣不成声。


这次的故事是个巧合。听到的歌和选中的主题恰巧吻合。

讣告

他收到一封讣告,来自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他选了店里最贵重的黑色西装,上衣口袋插着一朵鲜红的玫瑰,慢慢地走进礼堂。

礼堂尽头中央挂着她的照片。目光柔和,极为有神,安静地望着他笑。

他都忘了上次见她对自己笑是在什么时候。

她的丈夫站在棺材的一侧,垂目不知道是在看棺材还是看地板。他看上去十分憔悴,短短时间竟像老了几岁。他都没有注意男人走了进来,就算见了面恐怕也无法说什么。

男人取下玫瑰,一步一步走向棺材。

里面躺着她,像在做一个好梦。

她的梦里一定没有自己。不然她不会露出这么安详的表情。

男人把玫瑰放在她的枕边。

时隔多...

胆怯

这个故事错过了歌

男孩困惑地问他,既然你那么思念那个人,你也知道那个人在哪里,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他坐在椅子上,像是突然开始思考这件事情。

是啊,为什么不去找。

明明知道他在哪里,过得也很好。明明思念得竭尽全力,一旦留有空白就会忍不住去想他。可就连最简单的生日祝福都不敢发,一句节日祝福都说不出口。

他其实是知道的。

他知道自己比任何人都胆小。

他害怕知道那个人已经把自己忘掉。

在自己如此思念的时候。


一次采访

忘了是什么歌

记者:你的粉丝都很好奇你的私人生活呢,比如说你的爱好。你有什么喜欢的电影吗?

明星:喜欢的电影啊……很多呢,一下子说不上来,也说不出什么最喜欢的。不过我记得当时盗梦空间上映的时候,我的确第一次从心底里有了喜欢某个电影的概念。

记者:盗梦空间是吗?我也很喜欢。特技和构思都很不错。

明星:是的,不过让我喜欢上这部电影是因为一句台词。有个片段是主角一群人来到一个老人的地下空间,发现有一群人在睡觉,身上插着的管子最后都汇聚到了一起,老人说他们每天会来这里,花上四五个小时分享同一个梦。老人最后说的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他说:做梦是为了醒来。我有时候在想,要是我现在的生活只是一场梦,而...

© 音乐即是时光机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