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时常觉得自己活在不停变更的片段中
当它奏响,我便复苏
短暂却美妙的片段人生

他披着残破的斗篷,拿着在湖边采的芦苇制成的笛子,一步一步向着远处走。

他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也没有想要达成的愿望。

他见过许多人,给异乡讲千奇百怪的故事,给孩童奏上几曲欢乐的歌。

夜里,他独自坐在几根树枝生起的篝火边,吹着悲伤的曲。

那曲破碎低沉,远远听去像是谁的呜咽,泣不成声。


评论

© 音乐即是时光机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