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时常觉得自己活在不停变更的片段中
当它奏响,我便复苏
短暂却美妙的片段人生

爱如瘟疫。

当全世界都陷入一股恋爱的狂潮时,世界上保持清醒的最后二人,站在了高耸的楼顶上。

少女坐在天台沿边,危危欲坠,双腿乱晃着,毫无节奏地敲打着外沿的墙壁。少年则沉默地站在凸起的矮沿前,远望面前的灯火通明。

「你看,全部的人。」少女指着明如白昼的城市。每个街道,房屋,酒吧,旅店,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全都亮着灯,并陷入狂欢。

他们全都沉迷在「爱」里,爱的无可救药,死去活来。没有人不是被爱着的,没有人不爱着人。

除了他们两个。

「你说他们,现在会做些什么呢?会不会一直在做爱?」少女眼神清澈,笑容天真,她望向少年。

少年被昏黄的灯光刻画出深深的笔直轮廓。他冷看着这发疯的城市,那下垂的视线带着深恶痛绝。

「也许吧。」

少年只说了这么一句,就闭上了嘴。

现在只有他们保持着清醒。

这并不是说他们不会爱上任何人。相反,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拥有更强烈的爱意。

可这如同瘟疫一般的爱让所有人变得和他们一样。这根本就不是爱。

所以他们停下了各自的爱,在发疯的世界里保持清醒。

「如果他们一直这样下去,该怎么办呢。」少女的手指压着唇瓣,歪头问。

「繁殖不会中断,世界还会延续,人类是不会消失的。」少年蹙着眉,看着脚尖。

「然而我们会。」

少女扬起唇角,然后站了起来,拍拍裙子,转过身,背对整个城市的夜景。

「大家都疯了。」她扬起手臂,闭上眼睛。「全部人————都疯了!」

她大笑着,癫狂地笑,笑出了泪水,决堤地往下流。

她喊了少年的名字。少年抬起头看她。

「我们该怎么办?这个世界,是容不得两个没有爱的人的。」

她踮起脚尖,摇摇晃晃。

「而我们深知不会爱上对方。」

少年苦涩地笑了。

「是啊。」

他也跳上来,站在少女面前,脚尖对着脚尖。少年握住少女的手,扣得很紧,如同上吊之人脖子上的绳套,紧得窒息。

「我们只有一个办法了,不是吗?」

少女流着泪,微笑地点点头。

然后她放松下身体,径直向后倒去。

入眼的是漫天的星空,和少年的脸。


评论
热度(1)

© 音乐即是时光机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