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时常觉得自己活在不停变更的片段中
当它奏响,我便复苏
短暂却美妙的片段人生

听到这首歌时 我觉得自己像磕了药

这个大脑不受控制 要跳出脑壳来般自由畅快

无形无体 摇头晃脑 狂笑不已 毫无逻辑和规律 想到哪里就变成一个点 点变成不连贯的线 断断续续组成了扭曲的画面 神魔狂欢 毁天灭地

mind drug大概如此吧

评论

© 音乐即是时光机器 | Powered by LOFTER